杜尚别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V7中亚塔吉克史第七章 [复制链接]

1#

预告,

本书的延续,

个人翻译编纂的中文版,

《塔吉克斯坦近代史》上卷,

将定于年6月1日开始在线连载,

将采用付费阅读的模式连载,

目的是为了可以能将该书出版,

未来该书全本将在塔吉克斯坦出版。

《中亚塔吉克史》文本版,将会持续每周免费更新!

年5月1日,(杜尚别,夏冉整理校对)按照之前的计划,在五一劳动节开始第一更,每周更新一个章节,预计19周全部更新完。对于19章之后的内容,翻译工作也在持续之中。

关于全书的目录,请参阅V.0。对于我修订的部分,则使用红色字体在括号中标注。

V.0《中亚塔吉克史》连载今天启动(0428)

V.1《中亚塔吉克史》第一章(0501)

V.2《中亚塔吉克史》第二章(0509)V.3《中亚塔吉克史》第三章(0516)

V.4《中亚塔吉克史》第四章(0523)

V.5《中亚塔吉克史》第五章(0530)

V.6《中亚塔吉克史》第六章(0606)

第七章

嚈哒人国家和萨桑王朝国家中的

塔吉克族祖先

(公元四——六世纪)

贵霜政权之倾覆与嚈哒国之产生

到公元三世纪时,帕提亚王国内奴隶主贵族与公社农民之间的阶级对抗,急剧地尖锐化起来。贵族使用奴隶劳动建设大规模的水利工程,从而获得了许多适于耕作的土地。

在奴隶主贵族争夺强有力的国家机器的斗争中(这国家机器能使直接生产者保持服从状态,能促使贵族的财产与势力进一步增长),法尔斯的贵族在同琐罗亚斯德教祭司界密切合作之下,登上了历史舞台。

到公元年时,伊斯塔赫尔(在法尔斯地区内)公国的统治者阿尔塔赫希尔一世帕帕坎?萨桑成为这个法尔斯的执政者。公元年,阿尔塔赫希尔一世击溃阿萨息斯王朝的最后代表阿尔塔凡五世的军队,夺得了政权,并且按新的原则,管理包括全部伊朗领土在内的国家。

萨桑王国共存在四百多年(公元—年)。萨桑王朝统治时期有下列最突出的特征。第一,大约从公元四世纪起,封建关系在萨桑王国中产生。第二,为了对抗有统治权的各邦君主和各省执政者的离心倾向,伊朗中央政权的作用大为加强,因此恩格斯把强大的萨桑王国称为整顿好了的王国。第三,琐罗亚斯德教祭司界的势力特别加强,成为国教。“御座是祭坛的支柱,而祭坛又是御座的支柱”,这两句话被认为是阿尔塔赫希尔一世的名言。

萨桑王朝之取得政权,及其顽强的进攻政策,加速了贵霜王国的瓦解。整个中亚西南部分和梅而甫盆地一起,逐渐转归萨桑王朝所有。贵霜王国政权仅在该国原来的东部地区得以保留。

五世纪时,由于萨桑王朝采取进攻政策的结果,贵霜王国的范围已大为缩小。这时,该国又遭到来自游牧部落方面的新的打击。这些游牧部落,希腊人称之为埃夫塔利特,罗马史料称白匈奴,阿拉伯史料作哈伊塔尔,亚美尼亚史料作赫夫塔尔,叙利亚史料作赫夫塔耳,中国史料作嚈哒或挹怛。为了在人种上将他们同长期与中国人交战的那些匈奴人区分幵来,便把这些部落叫作白匈奴。

关于嚈哒的起源,存在各种不同意见。某些东方学家认为嚈哒人是与大月氏人同源的一些部落,但这个问题还需要更加准确的说明。

我们拥有关于嚈哒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某些资料。中国史书说:嚈哒人是游牧民,“无城邑,依随水草,以毡为屋”,-据普洛可比?开塞利说:他们的宗教由“自我牺牲”的教义构成。在嚈哒贵族周围有那么一些人,他们无论在战争中,还是在和平生活期间,都必定对贵族特别忠诚,乃至愿意跟随自己的主人去死。一部分嚈哒人信奉基督教。有些材料提到,公元六世纪时,嚈哒统治者曾派遣一名基督教教士前往萨桑王朝首都,请求马尔?阿布哈一世(波斯基督教徒的领袖)任命这一教士为所有嚈哒基督徒的首领。根据若干历史资料可以推测,当时在嚈哒人那里已经形成了军事民主制。大家知道,这是在原始公社关系解体,向阶级社会过渡时期产生的一种制度。

因此,从社会发展的观点来看,嚈哒比中亚的各定居民族落后得多。

嚈哒人在另外一些以芮芮或柔然之名著称的游牧部落逼攻之下,不得不从自己的游牧区向南方退却。这些柔然部落,又击溃在匈奴故地出现的名为鲜卑的新游牧部落联盟,并将自己的,统治范围向西方扩展。也就是他们,将乌孙从七河流域平原排挤进山区,从而自行占领乌孙故地。

留传到现在的历史文献说明,在什么情况之下,贵霜政权衰落,而嚈哒人的政权开始在巴克特里亚(吐火罗斯坦)和粟特建立。

大家知道,嚈哒人侵占中亚以后,即选定阿姆河流域为自己的迁居之地。

有些人推測,他们起初在花剌子模附近逗留,只是在后来才在布哈拉附近的泽拉夫善河下游停歇。他们的都城是拔底延。

嚈哒人在粟特巩固了自己的地位以后,即出征萨桑王朝统治下的伊朗。嚈哒人和萨桑王朝之间的战争,经历了很长时间,并且非常激烈。嚈哒人在这场战争中,以收复贵霜王朝衰落时期被萨桑王朝侵占的地区为目的。战争历数十年之久,互有胜负。公元年,嚈哒国王瓦赫顺瓦尔率领军队,攻占巴达克山。吐火罗斯坦、石汗那和护时犍。萨桑王佩罗兹(菲鲁兹)(公元—年在位)两次出征嚈哒,但他的军队每次都惨败。公元年,在第三次出征中。佩罗兹和他的七个儿子一起阵亡。嚈哒人征服了许多地区,并向伊朗征收贡賦。萨桑王朝被迫与嚈哒人媾和。为了巩固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萨桑王朝卡瓦德一世(公元年一年在位)娶嚈哒王之女为妻。

到六世纪初时,萨桑王朝的伊朗和嚈哒领土间的边界,沿丘尔根河,在马尔瓦鲁德与塔里干之间。帕伊肯特城(在布哈拉附近)成为嚈哒王国的中心。

五世纪中叶,一些嚈哒部落攻占了喀布尔河谷地。他们消灭了尚在当地保持的一部分贵霜政权,并且续续勇往直前,向这一地区深入推进,最后侵入印度。五世纪末,一名嚈哒部落的首领陀拉曼侵占中印度马尔瓦地区。公元年,他的儿子密希拉古拉即位,建立了不服从嚈哒中央政权的国家,并以旁遮普的奢羯罗(今锡亚尔科特)城为国都。嚈哒人在被他们征服的国家里,建立了残酷的压迫制度。

嚈哒人的征服运动,不仅以伊朗和印度为限。据中国史书记载,六世纪初嚈哒向东扩展其疆域。同布哈拉与粟特一样,这时瓦罕、克什米尔和徤陀罗,也成为受嚈哒人统治的领土。嚈哒人还从柔然部落手中夺取了突厥斯坦的东部,即喀什噶尔地区。

马兹达克运动

伊朗在公元五至六世纪之际,即卡瓦德(卡巴德)一世在位时期,发生了人民群众反对已形成的封建关系的大规模运动。领导这一运动的是马兹达克,他是国王的老师(菲尔多乌锡称他为达斯图尔)。如同那时所有的人民运动一样,这次农村公社农民对农奴化的抗议,采取宗教运动的形式。

马兹达克鼓吹人人平等,并且必须消灭不平等现象,必须剥夺财主的土地和财产。马兹达克宣扬:“人们将有福同享,因为大家都是伟大上帝的奴仆,大家都同样贫困。”

马兹达克的信徒们认为杀生,包括屠宰牲畜在内,都是最大的恶事。马兹达克的教义认为:只有作为保障善行胜利的手段,在反对罪恶的斗争中造成流血和杀害,才是无罪的。包含在马兹达克教义之内的,对生活财富公平分配和消灭不平等的要求,促成这一教义首先在农村公社农民中传播。

伟大的诗人菲尔多乌锡在所著《沙赫纳迈》中转述了马兹达克以下这样的话。

马兹达克说:“有钱有势的人,

并不比命中注定当乞丐的可伶人更高尚,

切勿将财富用于奢侈,

穷人为经,富人为纬。

人世间应该出现平等,

生活无节制不值得称赞,而是罪孽。”

马兹达克的传道演说获得很大成功,马兹达克运动从伊朗首都开始,当时饥饿的群众起来捣毁达官贵人和富豪们的粮仓。在很短期间内,起义即席卷全国。马兹达克征用富人的财产,分配给穷人。许多伊朗大地主被杀,大批地主逃往邻国。

国王卡瓦德一世,由于害怕自己的性命难保,并企图借此机会削弱地方上的统治者,以加强中央政权,因此宣布自己是马兹达克教义的拥护者。但是他被起来反对马兹达克教派的贵族所推翻,逃往嚈哒。

当他在嚈哒人帮助之下,卷土重来,重新夺得国家政权以后,他对马兹达克信徒的态度突然改变。他起初秘密地,后来公开地把马兹达克的追随者当作死敌,进行无情的斗争。公元年,发生了对马兹达克信徒的大规模屠杀。卡瓦德背信弃义,杀死马兹达克,接着大杀这一运动的其他领导人。在这以后,开始到处野蛮屠杀马兹达克教派的拥护者。

马兹达克主义失败的最重要原因,在于马兹达克教派所反对的是封建关系,这种关系在当时是历史发展的必然阶段。实际上,恢复公社平等的口号,就是意味着在那种情况下,恢复已经瓦解并且过时了的公社和氏族制度。

虽然如此,马兹达克起义毕竟在客观上具有进步性质,因为它发动人民起来进行反对压迫与剥削的斗争。马兹达克的思想,给予居民中的贫穷阶层以巨大影响,并且在中亚广泛传播。当时中亚也已开始封建化的过程。

消灭马兹达克运动以后不久,卡瓦德一世之子科斯洛埃斯一世阿努希尔瓦(公元—年)进行一系列改革,从而使封建关系在伊朗得到巩固。

五至六世纪中亚各国的

政治和经济制度

属于公元五至六世纪的文献史枓,提供了有关中亚地理的详细记载。东伊朗诸部族分布的地区,是一些独立或半独立的小国。这些小国,主要集中在粟特、吐火罗斯坦和花剌子模周围。贵霜诸王所实现的,只是最高统治权。这个辽阔国家的各个地区,实际上各自独立。*

各个城邦和公国的总和,组成当时的粟特。它所包括的领土,南界沿吉萨尔山脉和泽拉夫善山脉。吉萨尔山脉把粟特和吐火罗斯坦分开。粟特的东北边界沿突厥斯坦山脉和泽拉夫善河源。它的北面到克孜尔库姆沙漠为止。西部边界在阿姆河下游沿岸。

居住在泽拉夫善河谷西部及其下游的部落和部族,有时联合起来,组成不大的独立国家,其政治和经济中心是布哈拉城。

由于这一时期商业和文化联系的增长,泽拉夫善河中游的撒马尔罕城越来越发达起来。但是在我们论述的这一时期中,撒马尔罕还不是粟特人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据阿拉伯史料记载,当时粟特的中心是马伊穆尔格公囯;位于撒马尔罕南一法尔萨赫(6—8公里)处的里夫达德,是这一公国的主要城市。马伊穆尔格对于泽拉夫善河流域的其他小国(而言),在政治上占优势,这大概是因为灌溉泽拉夫善河以南土地的所有水利系统主要建筑物,都设在它境内的缘故。公元年,马伊穆尔格王是唯一由自己发起,从粟特遣使中国的君主。

苏对沙那(伊斯塔拉夫尚)地区,位于马伊穆尔格东北,即位于吉扎克和列宁纳巴徳之间的盆地,在现在乌拉秋别地区之内,大概包括泽拉夫善河源在内。渴石(今沙赫里夏勃兹)地区在卡什卡河谷中,与马伊穆尔格的西南边界邻接。

公元七世纪时,马伊穆尔格把首位让给了撒马尔罕。这时,撒马尔罕已很强盛,它的统治者征服了整个卡什卡河谷和直到阿穆尔(査尔卓乌)的阿姆河沿岸地区。

由撒马尔罕沿泽拉夫善河而下,即抵伊什特罕和贵霜尼亚两小国之地。

在当时费尔干纳的小小辖区中,忽毡及其毗邻的农业地区起了很大作用。以宾肯特城为中心的柘折(沙什)地区,位于锡尔河下游的奇尔奇克河谷。伊腊克地区位于它的南面,其边界与费尔干纳邻接。伊腊克并(占)领有奥汉加罗纳河(今安格连河)流域。它和柘折结成联盟。

吐火罗斯坦占有古代巴克特里亚的领土。其南界循兴都库什山,北界沿吉萨尔山脉,东面延伸至游牧民居住的帕米尔地区,西边伸展至木尔加布河和赫里河绿洲。吐火罗斯坦也分为一些小的独立国家。位于阿姆河左岸的是巴克特里亚本部,右岸是包括吉萨尔河谷和苏尔汉河谷的石汗那。在它们中间的是帖尔美兹公国。在石汗那东南,瓦赫什河三角洲附近的是久越得犍(卡巴迪安)王国。在它上游的是瓦什基尔德和胡塔梁(哈特隆)。在今天塔吉克斯坦东南部的有巴达克山、什克南和瓦罕。拉什特和拘谜陀则在瓦赫什河上游(在今加尔姆省境内)。布捷姆公国位于泽拉夫善河上游山区。

以阿姆河岸的柯提(菲尔)城为中心的独立国家花剌子模,位于阿姆河下游。从三世纪起,阿弗里基德王朝统治着花剌子模,因而三至九世纪的花剌子模文化,通常即称为阿弗里基德文化。

中亚西南部最大的中心是梅而甫。

这一时期,中亚社会经济制度发生了重大的根本性变化,从而引起了政治上的分散性。从四世纪起,封建关系开始在中亚某些地区产生。通过考古勘察在花剌子模发现的大量古迹,是这一进程的无声的见证。当时,城堡已成为乡村居民点和有人烟处的基本形式。这一时期,由许多单独农民家庭的小庄园,组成一个新的居民点。这些居民点,替代了前面所描述的,原先的大家庭庄园型居民点。每一座小庄园都有带射击孔的塔楼,围着坚固的围墙。这些庄园周围的田地和果园,沿灌溉渠展开,面积达二、三十平方公里。在这种庄园寨堡中,居住着一个大的家长制家庭,即以卡德胡多为首的卡德,其中包括家庭成员、半附庸的卡季瓦尔和奴隶。

为了控制水源和农民的庄园寨堡,贵族们把自己森严坚实的城堡建在大灌溉渠支流的渠首。强有力的地主季赫坎们住在这里。

奴隶制关系向封建关系过渡时期的特征,表现为经济中心从城市向乡村转移,表现为闭塞的自然经济日益增强。这种自然经济是围绕替大地主的城堡发展起来的。这一过程的表现,在中亚所有地区都能找到。可以看到城市手工业的衰落,地区间商业联系的削弱,城市的某些荒废,以及上面已经指出的政治上的地方分权。当时,每个大城市及其周围地区都变成了独立的国家。但是,这个过程的发展并不平衡,与此同时,在某些城市和地区,手工业仍继续增长,对外贸易也继续发展。后来,特别是从六世纪初起,随着封建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已经在新的经济基础上,出现了经济和文化的进步。

嚈哒时期中亚的

农业、手工业和文化

嚈哒人蹂躏中亚各地区以后,向居民征收大量贡赋,但是看来他们并不干预中亚各农业地区的行政管理系统。

热爱劳动的中亚各民族,在短期内便医治好了嚈哒人入侵所带来的创伤。早在五世纪下半叶,他们便使经济生活得到某种程度的复苏。在灌溉了的土地上播种小麦、黍、大麦、豆类和苜蓿,此外大概还有棉花。在农业中,除了通过修建有许多大小支渠的灌溉网,以广泛利用水位高的江河以外,在那些水贵如金的缺水地区,还实行利用地下水,为此而修建名叫〃坎儿井”(“科列兹”)的水利工程。

坎儿井乃是一种把深处的水引至地表的地下渠道。在修筑坎儿井时,先挖许多彼此相隔不超过三、四米的井,然后用地下坑道把这些井互相接通。这种灌溉渠视到达庄稼地的距离而修筑,长度往往达十至十五公里,有时更长。冬春两季在山上积聚起来的冰雪,是供给坎儿井的主要水源。在山前地带倾斜面的地下,修筑坎儿井,就能把水引到坎儿井终点所到达的平原地表。

利用坎儿井引水灌溉耕地的方法,就其需要巨大的劳动量来说,有些研究者认为可与建筑埃及金字塔等量齐观。在中亚那些缺乏农业用地表水的地区,现在仍保持着这种灌溉方法。例如,在土库曼共和国,以及乌兹别克共和国的努拉塔地区,坎儿井系统至今还在起作用。大概早在嚈哒人来到这里以前,即由于中亚诸民族同中国及蒙古地区有紧密的联系,坎儿井灌溉法已开始在吐鲁番(位于中国突厥斯坦)运用。那里也和土库曼尼亚一样,直到如今,仍广泛利用着坎儿井。

在塔吉克斯坦山区,存在着另一种地下灌溉渠,也叫坎儿井。它们是一系列逐步降低的井。但是,其效用不在于通过坎儿井的地下河床,从含水层中把水一点一点地收集起来,并把水引出地面,而在于从某一丰富的水源取水,并借助于地下渠道将水引至预定灌溉的场所,这是因为当地的地形不允许按通常的方式在地面上修建灌溉渠。现在品治肯特附近的托克桑坎儿井,是象东突厥斯坦和土库曼尼亚的坎儿井那样的,与古代相同的水利工程建筑的典型范例。其水源来自马基安河,在乔尔鲍格村镇附近,水被引入差不多长达四公里的地下灌溉渠河床,而在离品治肯特不远处流出地面,灌溉数千公顷农田。

也位于品治肯特地区的,品治肯特库赫涅(旧品治肯特)地方现已废弃的地下灌溉渠,是更加出色的塔吉克斯坦古代农业文化遗迹。这一灌溉渠修建于沿泽拉夫善河左岸的多石土壤池带。渠槽的宽度,可以宽畅地容纳两三个人。在这种情况下,修建这样的灌溉渠,需要耗费大量劳动。往昔,这条渠道曾灌溉广阔的土地。它的修建年代,属于遥远的过去。下述情况可以证明这一点:从前水源由泽拉夫善河流入灌溉渠,而现在泽拉夫善河的河床已比灌溉渠的渠底水平面低一公尺多。这也是该渠停止使用的原因。据人们所知,现今塔吉克共和国境内,在丹加拉草原北部,在坎古尔特地区,都有与此同一类型的灌溉渠。

中亚各民族的祖先,在采矿工业方面的成就也不小。中国史书提到,中亚诸国开采铁和石油在忽毡(今列宁纳巴德)附近山中,开采铜和银;在巴达克山开采天青石和红宝石。

锻铁和陶器的生产、铜器制造以及其他手工业,在整个中亚都有广泛的发展。考古学的勘察表明,这一时期,忽毡存在金匠、和珠宝匠的专门街坊区。假如象《后汉书》所说的那样,当时“彩色琉璃”系从叙利亚运至中国,那么五世纪时高等质量的琉璃已从中亚输入中国。中国史书指出:按质量来说,中亚的琉璃产品产比从西方国家运来的琉璃好得多。自五世纪起,中国人开始向中亚民族学习制造琉璃。公元年,前往中国的粟特商人,按照中国皇帝太武帝的委托,教中国工匠学习制造琉璃的技术。

在嚈哒人统治时期,粟特文字已开始具有字母连写的特点。在花剌子模字母中也发生了同样的过程,其原因之一为在进行贸易业务时产生了以“行书”写字的需要。在吐火罗斯坦地区,广泛流行印度型的字母。

根据历史文献资料和考古学材料,我们可以深信不疑地说:这时用粟特语创作了大批宗教的、历史的和天文的书籍等著作,但是后来这些作品散佚了,或者被阿拉伯征服者毁掉了。

造型艺术和建筑术的发展,达到了相当髙的水平。苏联考古学家弗?阿?希什金在布哈拉西北三十五公里处,已被流沙掩埋的瓦拉赫什古城遗址中,发现了大量古代作品的残片,上面画有各种几何图形、植物、鱼、鸟、马、人和人首鸟。这些残片中特别出色的是,几乎和真人大小相等的骑士画像。按姆?叶?马松的意见说,这些残片是泽拉夫善河谷下游统治者宫殿装饰品的一部分。这一统治者的尊号为布哈拉胡达特。在瓦拉赫什发现的物品,证实了纳尔沙希的记载:在瓦拉赫什“有一座非常华丽的宫殿,它的美名传遍各地”。根据纳尔沙希的评介和已发现的残片判断,这座宫殿是粟特建筑术和艺术的极好古迹。

在撒马尔罕的阿弗拉西阿勃古城遗址的考古发掘中,所发现的中亚琐罗亚斯德教徒的小棺材“奥斯塔多内”上的雕塑装饰品,即焙烧粘士塑制的小人像,亦具有极其雅致和艺术情趣高尚的特点。

中亚诸民族当时已处于文明的高级阶段,这也被其他各种事实所证明。说明这种情况的,还有从那时留传至今的许多佛教、摩尼教和基督教的古代文献。这些文献是用粟特字母写成的。粟特字母曾通用于中亚,也通用于东突厥斯坦。

因此,这一时期中亚诸民族,对于萨桑王国的西伊朗人,在文化发展方面给予很大影响。例如,养蚕业即从中亚传入伊朗。伊朗各民族的史诗,显然吸收了中亚民族的创作,特别是花剌子模和粟特的作品。可见,无论所谓萨桑文化,还是阿契美尼德时期的文化,在许多方面都应归功于中亚诸民族所进行的活动。

05052353初步校对完于乌鲁木齐明德斋

(第七章完)

注释略

来源:《中亚塔吉克史》

塔吉克,是一个新媒体新传播平台,

愿景是成为全球塔吉克人的文化食粮,

通过图文、视频等形式,

传播以塔吉克文化为核心的塔吉克斯坦文明,

重塑全球塔吉克人的文化认同感和地域归属感。

塔吉克,

是塔吉克人了解家乡、

外国人了解塔吉克民族、

塔吉克斯坦文化走向世界的重要窗口。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个人网站: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